<span id="f5f9v"></span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f5f9v">
        <dl id="f5f9v"></dl>
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f5f9v"></form>
            1. www.uyygg.com    設為首頁   |   加入收藏
              首頁
              新聞中心
              公司新聞
              行業動態
              管理中心
              工程動態
              施工管理
              科技創新
              教育培訓
                 通知公告
            2. · 云南建投第五建設有限公司…
            3. 9-1
            4. · 云南建投第五建設有限公司…
            5. 8-5
            6. · 云南建投第五建設有限公司…
            7. 6-8
            8. · 云南建投第五建設有限公司…
            9. 6-4
            10. · 云南建投第五建設有限公司…
            11. 5-18
            12. · 云南建投第五建設有限公司…
            13. 4-28
              搜索
              關鍵字
              搜索類型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首頁 -> 散文 -> home
                home
               發布時間:2018/9/19    次數:10216 【字號: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背井離鄉,成了討生活的必經之路,仿佛逃不掉似的,緊緊地粘著異鄉人。

              “中秋快到了,你們回嗎?”坐于石階上的老侯,深情的問著同坐石階上的工友。他們都抽著廉價的香煙,輕吐出來的煙霧,勾畫成一張張熟悉的臉龐,然而僅僅一個冷顫,又都散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回吧,兩年了,也不知道家里都成啥樣了”。眺望著遠方的工友老劉,低聲回了老侯,可眼睛依舊盯著遠方,一直沒有回轉,直至煙絲快燃盡時,他才回過了頭,丟下了那一截沉重的煙頭。

              老侯雙眼緊緊看著工友的舉措,心里很不是滋味,想說幾句安慰的話,可話到了嘴邊,又咽了回去。對于思念,他沒有辦法去撫慰異鄉人的心,而就這樣的不得已,回憶成了他們歸家的思念。

              “呼”海風吹響著路旁的柳葉,老侯身體不由自主地抖了抖,感覺涼意越來越重了,而反觀季節,才過了立秋,本不應這么冷,這一反常態的涼意,或許是海風的緣故罷。

              “走吧,有點冷了,咱買點酒,去喝點”。老侯搓了搓半袖下黝黑的臂膀,對著身旁的老劉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老劉也是感覺到天氣的變化,附和般點了點頭,起身便走了。老侯趕忙跟上,生怕丟掉似的。

              兩只青色的酒瓶映襯出青色的曲蘗(酒),一碟紅色的長生果(花生),加上一包爆炒的邊果(瓜子),就成了下酒的美味。他倆依著酒囫圇下肚,也嘗不出什么美味了。三巡之后,話更多了起來,相互傾訴著心中的哀愁,然而酒后的愁,也只是喝酒的人能懂罷。旁人或許只聞到酒的香味,渾然不知內中的深意。

              天氣越來越暗了,酒瓶空了一只,另一只也見底了。老劉去睡了,畢竟已經喝了許多,不能在喝了。可望著那不及一杯的曲蘗,老侯甚是不舍,索性提起酒瓶一口悶了下去,接著歪歪斜斜掀開床帳,一頭倒了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“爸,石榴熟了,摘給我一個”稚嫩的聲音傳入老侯的耳朵,那是自己七歲的女兒,扎著兩個沖天鬏,粉嫩的小臉真是可愛,微俏的嘴角更是加上了一絲調皮,炯炯有神的大眼呆呆看著微瞇于藤椅上的老侯。

              老侯很不情愿地站了起來,眨了眨倦澀的雙眼,伸出布滿皺紋的雙手,抱起呆立的女兒,打了哈欠才說道“走吧,我們一起去”。說罷,大邁步子對著院子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院中雖沒有枝繁葉茂,但也有濃翠蔽日之處。一顆顆果樹整齊排列著,有蘋果、杏、海棠等等,但唯獨正中石榴樹最令人驚嘆。青綠的濃翠僅僅有幾縷陽光透射進來,繁密的枝葉生生結成一把碧綠的遮陽傘,傘下則正是乘涼的好去處。傘骨干就有三圍之壯,沿上而看,頂端結有百十個石榴,個個拳頭大小,無比勻稱,更為驚奇地是它們都于傘面之上,向著陽光生長,仿佛朝圣似的。

              老侯放下懷中抬頭盯看石榴的女兒,繞過石榴樹,找到一根約莫兩丈的竹竿,豎起對著石榴結點戳了過去,順勢一拉,石榴便掉落了下來。老侯眼疾手快,立馬伸出大手,接住落下的石榴,然后放回竹竿,再次抱起女兒,走出了院子,只不過此時女兒懷中已經抱著一個碩大的石榴了。

              拿到石榴,現在就要開始剝殼了。老侯從女兒手中接過石榴,正準備剝殼,地面卻突然搖晃了起來,接著的房屋,然后是眼前的女兒,再一次搖晃,他們都模糊了起來,最后消失不見。緊閉雙眼的老侯也一下子醒了過來,原來是出勤的工友叫喊他起床,見他醒了,工友不好氣的說道“你他媽昨晚喝了多少,都中午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果然,老侯出了宿舍,正中的陽光,也是格外的耀眼。

              吃過午飯,老侯找到工頭請過假,帶著沉重的行囊,走向了車站。買了車票,終點站只有一個方向——home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作者:第九直管項目    子俊斌

                上一篇:街口   下一篇:追求 責任 初心
              • 相關網站

              • 云南五建微信公眾號

              • 云南五建網站
              云南建投第五建設有限公司 © 2020   電話:0871-68188831   電子郵箱:yunnanwujian@126.com    滇ICP備12001755號-1 感謝您的光臨!您是第41712759位訪問者!     昆明方森科技提供技術支持

              滇公網安備 53010202000908號

              亚洲?欧美?中文?日韩色视频